Rss

三秒‧分享 – 「當時記錯」

(綜合報道)(星島日報報道)記得我還是中學老師時,有一次我收功課的情景是這樣的:我問一位中三學生:「你的功課在哪裏?」他說:「做好了,唔記得帶。」因為他之前已多次欠交功課,我很自然地質疑:「有做還是無做?」「當然有做,只是不記得帶而已。」「好,那你立刻叫家長帶回學校。」「爸媽都要返工,不在家。」我鍥而不捨:「好,呂Sir犧牲午膳時間,午膳時我與你一起回家取功課。」他說:「好。」我提醒他:「一時正在教員室門外等,我們一起出發。」   午膳鐘聲響起,我步出教員室,他已在門外等候。「我們走吧。」那同學說:「不用回家了。」「為甚麼?」「原來我記錯,我根本沒有做功課,所以不用回家了。」最後我給他雙倍懲罰,因為一來他沒有即時承認沒有做功課的錯誤;二來他直至我真的要與他回家取功課才承認沒有做;三來是以常理推論,有做與沒有做應不會記錯的,故他一開始便是說謊。我相信讀者都會同意我對那學生的懲罰與教育,我真的希望教育他不要再說謊。   無獨有偶,上星期和一位小學老師吃飯,他甫坐下就說:「呂Sir,真係激死我,依家啲學生好難教,都唔知點解,離晒譜!」   我問:「點解咁勞氣?」老師說:「我昨天收功課時,有位小六學生沒有交功課,我說:『點解無功課交?』『因為唔記得。』我說:『根本不用你記!看手冊就行了,你沒有看手冊嗎?』『我忘記了。』『怎會忘記?』『老師,我很抱歉,你原諒我啦。』『做錯事就是做錯事,不是道歉就可以沒有事的。』他立刻把今天訂的剪報拿出來:『老師,特首都是說「當時記錯」啦,特首都記錯,我是小朋友,當然也可以記錯啦。』」   我立刻插口道:「那你當時怎樣?」老師說:「我還可以怎樣,我說:『特首先生若做錯了,他都要受懲罰,但現在還未弄清楚,他究竟錯在哪裏?若弄清楚他錯在哪裏,他都一定會承認和接受懲罰。』唉,希望我們的特首,若真的犯了錯的話,就一定要承認,千萬不要用一個謊言來掩飾另一謊言呢!若是這樣,我們身為老師的,又可怎樣教我們的學生呢!」   那位老師朋友真的說得很對,我都希望我們的特首能盡快澄清我們所有的疑團,三百呎就是三百呎,二百呎就是二百呎。難道當老師再質問學生時,學生說:「老師,當適當的時間,我再回應你為何沒有交功課吧!」我們沒有要求一個聖人特首,我們卻要一個真真正正開誠布公和勇於認錯的特首。

Leave a Reply

Follow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

Join other followers: